lithromantic

他是光

农坤 恋人变兔子


一直看着太太们产粮,自己其实xxj文笔,希望能够一起玩耍,啾咪~
清晨,蔡徐坤迷迷糊糊的被闹钟吵醒,从床上醒来,发现怀里抱着一只白毛毛团。醒来感觉在梦里,是不是昨天演唱会太累了。他以为自己没睡醒,所以放任自己再次入睡。
可还没睡着,怀里的白毛团就“咕咕咕”叫个不停,蔡徐坤坐起来,兔子跳到他手上,他才看清这兔子的长相。这兔子胖乎乎的,睁着睡眼惺忪的大圆眼盯着蔡徐坤,还别说,好像陈立农。对了,昨天不是演唱会太累了,自己和农农回到酒店就直接倒在床上睡了吗?这才八点,我才不信农农已经起来了,那他在哪里呀?蔡徐坤才想起他的恋人失踪了。
兔子好像通了任性,咕咕唧唧哼唧了半天。蔡徐坤想,这不会是陈立农那小子吧。
蔡徐坤抱起兔子,对它说,你知道我的农农去了哪里吗?兔子又嗷嗷呜呜比划了半天,连眼圈都要红了。蔡徐坤似不敢相信,皱起漂亮的眉,你就是农农吗?
农农兔在他手里激动的呜叫着。蔡徐坤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恋人变成兔子的事实。虽然自己曾经说过,农农像一只大兔子很可爱,但是现在怎么办?
不能让你被他们知道,快藏进被子里。蔡徐坤用被子裹住农农兔,只露出了眼睛和长长的耳朵。
他又打电话给周锐,欲言又止地问他,如果一个人变成兔子该怎么办?周锐吃惊,坤坤,谁变成兔子了?是农农吗?蔡徐坤只好如实告诉他。要不,你亲他一口,看看他能不能变回去?蔡徐坤大惊,因为陈立农还未成年,所以他们作为恋人,只是进行到拉拉手一起睡在一张床上。这种亲亲还从来没做过。电话一旁脸立刻烧了起来。
他向酒店的人要了牛奶和卷心菜。喂给农农兔吃。农农亲昵的舔了他的手指。蔡徐坤怕痒,农农作势跳到了他的肩头,伸长脖子,“啵唧”一吻,亲到了蔡徐坤的唇。
终于变回来了,陈立农眼含笑意,把蔡徐坤箍在怀里说,坤坤,我好爱你。
蔡徐坤看到陈立农恢复人形,想着童话故事竟能成真,不过这样还不错。

——兔子 咕咕声  不满
         喷气声  收到威胁
         磨牙声  受伤疼痛
         兹兹声  警告